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移民故事 >> 美国

美国生活面面观之医疗

2013-07-20
       前天我还人还在中国,现在却到了纽约,这个地球真的变小啦。我以为,尽管很多人介绍美国,但每个人的视角不一定一样,经历也不一样, 
       我纽约的住家附近有一个肾透析中心,也就是洗肾中心,凡是肾脏有问题而一时又没法子找到替代品的,就必须到这种中心洗肾,不然就会血液中毒,没法子活下去。今天路过就正好看到一辆看护车停在中心的门口,一个专职看护将一个病患扶到车上。
       应该说,美国对于低收入或老人的医疗照顾还是相当人道的,这一点反映在对于严重疾病患者或无助老人的紧急医疗照顾上显得尤为突出。很久以前我开出租车的时候载过一位台湾来的老兵,我记得就是从这个中心载着他回家或从他家里载他来这的,当时我还没住到这个主要是犹太裔居住的社区,但对那个老人家印象深刻。这位台湾老兵祖籍中国大陆,49年后到了台湾,我载他的时候俩人很是谈得来。当时这位老兵移民来美并不久,用他的话说“我没有给美国贡献任何东西,尤其没怎么纳税,因为我刚刚才来这里不久”。他70多岁,看上去气色很不错,但却患肾衰竭,靠着洗肾维持生命。
       “你知道政府一年花在我身上的钱是多少吗?”有一次他问我,我摇头,我来美国也没多久。“65万美元!”他说:“我既没为国家工作过,也没怎么缴过什么税,因为没什么收入,遇到这样的疾病,只能靠政府了。”我有点吃惊,我的天啦,当时一万美元对我都是天文数字,这老人一年就花掉纳税人65万美元!怎么花的啊?他本可以坐专门的救治护理车来这里,有时候护理车很忙,无法去载他,他就可以叫出租车,来回接送。不仅如此,政府还给他配备了一位能讲中文的家庭护理员在家,我见过那位家庭护理好几次,其实也是一个华裔,刚移民来美不久,经过政府专门机构培训而找到了这份在家看护这位老人的工作,每次我接送这位老人,看护都全程陪着,不仅料理他的病情,而且在家帮他做些简单家务。这位护理来时英文基础差,所以自己选了个能讲中文的看护对象,为了提高自己的英文,她准备去英文补习学校学习英文。有趣的是,由于她也属于低收入,所以她准备参加的英文学习项目也可申请政府的就业辅导课程补助!我曾经应这位家庭护理员的要求帮她填写申请学费补助的表格,还陪她去布鲁克林区一个政府机构递上申请表并帮她当了一下临时翻译,这件事我印象深刻。这位中国老兵每个礼拜至少得来这里洗肾两次,因为属于低收入,所以这种绝症的所有医治费用全部由纽约市、州及联邦政府的相关预算支付,包括昂贵的医疗费用、我们的出租车或其他交通费用以及家庭护理费用等等。其实这位老兵的儿子很有钱,这是他自己告诉我的。但纽约政府分得很清楚,儿女的钱属于儿女的,对于政府而言每个纳税人都是个个体,对于低收入者的照顾那是政府的事。
       这个中心目前还有四位华裔病患在接受治疗,他们都是低收入者。其中有个女性患者还换了个肾,换肾的一切开销由市政府支付。另外一个华裔女性也是刚刚移民过来,还在等换肾机会和走程序,也许是对这里的制度还不熟悉,误以为自己还没轮到换肾是因为没送红包给政府有关机构的人,所以找人抱怨。其实她完全错了,基本上这里没有这一套,也不吃这一套。她没等到换肾机会是因为还没找到合适的捐助者。
       我们都知道纽约市府很穷,预算越来越吃紧,联邦政府也是如此,但它们还是尽量保证对老弱病残的医疗照顾,这一类照顾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我有一个朋友在西雅图,他自己生意做得很好,住在西雅图比较富裕的社区。前年他申请自己的父亲来美探亲,住在他自己的豪宅里。一天他父亲突然犯脑溢血,他致电911后救护车将他父亲送至附近医院抢救,抢救成功后在医院呆了7天,总花费9万美元,因为他父亲属于B-1签证(旅游、商务签证),个人又不具备支付能力,结果九万元医治费全部由政府买单。在抢救病患时医院方没有问他预交住院费,院方的首要职责是救人。我另一个朋友的父亲高龄80,前年移民来美。他身体很是硬朗,经常来往于中国和美国,麻将可以打得很晚,脑子一点都不糊涂。不料有天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从此健康每况愈下。我这个朋友工作极忙,没法抽出时间照料她的父亲,只好将其送往附近的老人中心。这家老人护理中心是一个民营机构,但美国的民营机构接受有政府补助或资助的老年人病患。我这朋友的父亲从报税记录看完全符合政府补助资格,因为他在美国从未报税,属于低收入,结果他在这家老人院这段时期的一切费用包括住、吃及医疗等全部由政府买单,直到他去年离世。
        对老弱病残的医疗照顾是一个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内容之一,不仅要有健全的立法,也要强大的国力支撑。美国遇到了经济滑坡,很多社会保障难以为继,要么削减预算,要么继续举债。过去老美过得太好太无忧,现在两难啦。所以我理解美国的国债如今为什么会这么多,举债并非好事,但它在社会保障方面的不懈努力还是值得肯定的。中国人口数字庞大,虽然GDP总量全球第二,但摊到个人,这个GDP总量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对于中国来讲,社会保障仍是一个短期无法解决的难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联系我们

嘉和外事出入境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无锡:崇安区解放东路映山华庭36-1802

上海:上海市瞿溪路805号

联系电话: 4006086993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QQ在线咨询QQ
嘉和微信
嘉和微信